公告版位
飛雖好相處,但也有雷點 如果連名字都不留 以"訪客"提問的問題~飛會當沒看見....

__  

隨著年紀漸增,是不是【這些人,那些事】不經意低就會在腦海中浮現

這幾天窩在床上看新買的書

吳念真寫的【些人,那些事】

看著曾經有著跟書中相似的情結時

竟也在腦海中浮現----些人,那些事

而那些經歷過的事情

也許會影響你日後的決擇

 

不知道哪時候,巷底有位認識阿伯家裡多了一位阿姨

那位阿姨跟平常的阿姨不一樣

不像一般街坊的主婦阿姨們

那位阿姨總是妝扮的光鮮豔麗

就是那種!十指豔豔外加粉妝朱唇

身上時常散發出濃郁的香水味

 

在三十幾年前

能天天這樣妝扮的女人很少吧

也因為這樣的妝扮太顯眼

在小小的巷弄裡

要不注意這位新阿姨都很難

別看一群小屁孩,整天老聚集一起玩耍

加減也是會跟婆婆媽媽一樣討論起巷底的新住客

或者是趁婆婆媽媽曬衣服買菜串門子時

也會多少聽些八卦

就這樣得知那位艷姨是巷底阿伯的新到陣ㄟ(台語)

以飛媽這種很容易跟人混熟的個性

艷姨跟我媽很快就混熟

 

某天,艷姨來我家問我媽我有空嗎

他想請我幫忙

當時我小學四年級

幫甚麼忙呢

原來艷姨不會寫字

要我去他家幫忙寫信給家人

事隔多年

寫了幾次信的內容早忘記了

隱約記得就是跟家裡報安與問候的家書

 

但是印像深刻的是艷姨

寫過幾次後

艷姨不再是到我家喊人

是CALL IN來我家跟我媽預約

要我幾點去他家這樣

 

艷姨屬下午才會出沒的族群

去他家幫忙寫信

通常是下午放學後

說真的,第一次幫長輩寫信的經歷很震撼

現在回想

這有可能是影響我日後寧可買高價底妝的主因

每每看到時,總是明艷美麗的阿姨

這廂呈現在我眼前的素顏

讓當時還是小小飛仔來講~十足震撼

蠟黃的臉。稀疏的細眉。無神的眼。蒼白的唇

頭上還頂著綠色髮捲

身穿就是類似功夫包租婆穿的睡衣

還有長袍那樣一套的睡衣喔

很難想像眼前這位

是平常印象中的阿姨

 

有時候

艷姨會邊化妝邊念要寫的內容

有時候

艷姨就是睡眼惺忪的要我念信

有時候

艷姨是已經打扮好等我

印象最深的

當然還是看著艷姨從無臉人變成閃閃動人的過程

艷姨有時會邊化妝邊念想寫信的內容時

會跟我講查某人就是愛妝水水甲ㄟ得人愛

但是嘞~粉抹多阿!加減ㄟ傷皮膚

常常要抹ㄟ粉,一定愛買卡好ㄟ

(以當時的技術,很少有哪家粉品質能高到哪去吧)

常邊寫信

邊偷看她拿出粉膏將蠟黃的臉粉飾成白皙

常邊寫信

邊偷看她如何熟練低用眉筆勾勒出完美的彎眉

有時是邊念信

邊看著蒼白的唇逐漸染上一抹紅

有時是邊念信

邊看著無神眼,幾經塗抹逐漸變得明亮動人的大眼睛

這些事在我家是看不到的

溫阿母常就是一條紅口塗一塗而已

也因為看了幾次艷姨的素顏

記得當時心裡還想

長大以後我才不會塗這麼多粉呢

塗多了,人前人後兩個樣

(沒想到,現在我也是塗前一個樣;塗後一個樣)

有幾次寫好信,艷姨也差不多妝扮好

過程對當時的我來講真是神奇阿!!!!

 

開小差是有代價的

每次去幫忙寫信艷姨會塞幾塊錢給我

平常難得有錢的小屁孩

自然是很樂

只是,溫阿爸不太喜歡我去寫信

現回想

溫阿爸大概是不想女兒太常接觸算不正常的男女關係吧

 

最後一次幫忙寫信

對於目色很好的我來講

雖如前幾次一樣的念信跟寫信

隱約感覺氣氛有點怪怪的

後來才隱約聽大人們說起

阿伯跟艷姨其實常吵架

這段關係維持的並不算久

在那次寫信後沒多久

他們就分手了

小小的巷子還是一如往常的步調

只是少了抹,偶然令人驚艷的身影

 

現在的我,可能都比當時艷姨的年紀大了

我腦海中還印象很深刻

有個女人坐在梳妝台前細細妝扮自己的模樣

邊化妝邊講

查某人丟是愛妝水水卡ㄟ得人愛

 

現在的我不經想

甘那靠妝水水得到的愛會持久嗎

真正會得人愛ㄟ

還是臉皮下的內在智慧吧.......

 

 

 

 

 

 

 

 

飛飛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3) 人氣()

留言列表 (3)

發表留言
  • pure6914
  • 飞飞,你可以出书了,文笔我喜欢。有念真阿伯的feel.哈哈....
  • 敬請期待!飛飛念真情趴兔...哈哈

    飛飛 於 2013/02/26 12:10 回覆

  • Ingrid
  • 看妳寫的我都能想像那場景
    期待趴兔^^
  • 要剛好很有FU的時候才生的出來 @@

    飛飛 於 2013/03/10 16:44 回覆

  • princessarah
  • 人生一轉眼就過去~這篇讓我覺得自己好膚淺呀~嗚嗚
  • 真的好快!!轉眼我也到了OBS的年紀拉...>.<

    飛飛 於 2013/03/10 16:45 回覆